图片展示
搜索

任宝亭专栏:街上流行蓝花布

发表时间: 2022-12-25 09:51:37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蓝花布,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融进了街上流行的面料中。土布样质地,蓝底白花,土香土色。由于土味十足,大土大俗竟又变成了大雅大洋,城里人以此为美,老外们也感了兴趣,蓝花紧身上衣、蓝花百褶裙子、蓝花带穗挎兜……每逢此时,我便不由想起那个染布的老字号——“双泉涌”。

那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大山里的涉县也和整个晋东南、冀南地区一样,十分时兴蓝印花土布,家家都以此花色为看家布。自己种的棉,自己织的布,身上穿的、炕上盖的、门帘、帐沿、包袱皮、枕头顶(枕头两头的侧面)都是蓝花布。而“双泉涌”就是设在涉县县城北城门内的一个专染此布的染坊。

染坊的主人是位技艺高超的染师。他在十三四岁时就外出学艺,几经辗转,最后认准一位年近花甲的老染匠,拜其为师。那老染匠的功夫是不轻易传授的,不似如今这样只要交费即可,多多益善,而是要经多方洞察,认定德行可鉴,才授真技。

这位少年学徒者,远离家乡,吃住都在师傅家里。他每天忙于担水劈柴,洒扫庭除,翻染缸,晾布匹,站柜台,跑债户,紧张忙碌地干了一年了,并未学到真的手艺。他为此苦恼,但又很自信,他不信自己就那么笨。一日早起,他还像往常一样起来掏炉灰,一锨一锨地从炉膛向外扒,突然“当啷啷”一声响,接着有两块白晃晃的东西落了地,一看竟是两枚银元。

啊!这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秉性憨厚诚实的他,扔下铁锨,不等师傅起床,就去敲师傅的窗户,把银元的事告诉了师傅,并从门缝中将那两枚银元塞了进去。他没有觉得这是件什么了不得的事,不义之财不可取嘛!

但他哪里想到,此举竟成了他学艺路上的转折点。原来这是师傅在对其品行进行检验。前几个徒弟都在这一试金石下栽了跟头,未得真传亦不知其因。此后,师傅将全部技艺和核心诀窍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

在师傅的再三“驱赶”和催促下,学成后的他告别恩师,回到山城老家,开办了“双泉涌”染坊。几年来,他苦心琢磨,反复研试,技艺在师傅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飞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比师傅染的布还要均衡、稳定、鲜亮,尤其是花色品种逐渐多了起来。

“双泉涌”染布的基色主要是蓝和深蓝两种,但印花图案却有很多品种,他还不断地推陈出新。那主要用来做女上衣和孩童服的石榴绽笑图、野菊吐丝图,充满着青春活力和女性的妩媚;那大葵花、大牡丹组成的四方连续图,一般用于被褥面料,谁家结婚办事,都以有两床“双泉涌”花被为荣;门帘采用狮子滚绣球、孔雀回头看牡丹、喜鹊登枝等;包袱皮、枕头顶则用蝴蝶戏花、梅花小鸟、瘦竹兰草等图案。

这些争奇斗艳的图案是镂刻在刷过桐油的厚实纸板上的,有阳刻也有阴刻。印染时先把印版套在布上,按纹样走势刷上自配的石灰杂面膏,而后放进用当地种植的植物染料——蓝靛制成的染液中煮染,后来就用从外地购来的桶装洋蓝靛来煮染了。工艺的关键就在于此。

几个大染缸,砌入炉子之中,周围加火升温,要四五道工序才能完工,而后撑杆晾晒,晾干后刮去杂面膏便出现了白色图案。这些图案结构严谨,线条粗犷,凝重简练,稚拙纯朴,蓝白鲜明,对比强烈,具有深厚的装饰效果和艺术魅力,体现了北方农村的民风民俗,显现出山里人的审美意识和传统文化观念。

一时间,这个规模微型仅三间门面的“双泉涌”竟誉满这个山区小县,其影响逐渐传至邻近的山西黎城、辽县(现名左权县)和河南林县一带。那年春节将至,客户们自发地拟就了一副意味深长对仗工整的对联,敲敲打打地送给“双泉涌”贴在大门上,那还是请当地书法家用隶书写就的呢:

双手调合三江水

一杆搭开五彩云

那年正月,这副对联成了县城一道风景,人们争相观看,四处传诵。

“双泉涌”生意好了,名气大了,但也惹来点小麻烦。

每天天不亮,“双泉涌”主人的夫人就得去生火做饭,染坊雇的小工和一家人要吃饭呐。那天一早做饭,她在拉风箱时似乎听到店铺里有点响动,她停下来侧耳听听,没了动静,当她再拉动风箱时,又听到有点响动,再停下来又没了。这时,她干脆起身向院里走去,只见一个黑影,背上一个大包袱,往大门口夺路而逃。夫人大喊,双泉涌主人和小工都跑出来边追边赶,直至北城门口,那个黑影被守城的壮汉抓住了,臂上被守城人用刀背磕了一刀,微微的渗出一道血印。原来盗贼是个小伙子,他说自己是乡下占凹村人,母亲有病,没钱医治,白天看到这里生意好,夜间就拨门进来想偷点钱,结果没找到钱就偷了这些布。双泉涌主人两口子人心肠慈善,当即请守城人放了他,只把布送了回去,临走时,又给了他两枚银元,嘱咐他抓紧给娘治病,以后再不要干这事了。小伙子当即痛哭流涕,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而去。这在县城一时传为佳话。

如此好的名气和兴隆的生意,主人却从未想过去扩大,一直保持小型规模,再加上“双泉涌”比通常的工艺多了许多环节,因而赚头很少,使之只有好名声,却无好利润。这大概是主人那憨厚纯朴的本质所致,亦是中国式的小生产思想所致,是东方文化重义轻利的底蕴所致吧!

后来,经历了战争与运动,“双泉涌”不得不开开停停。到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大地上掀起公私合营风暴,一大二公成为大势,要“双泉涌”与其他一些小染坊合成一家,政府派出官员厂长。这种情形下,再加上市布渐入乡间,双泉涌主人也就知势而退,怀着一种莫名的无奈,永远关门歇业了。曾经名噪一时的“双泉涌”从此消失了。

但是他绝对没料到,事隔半个世纪后,繁华的街市上,又悄然兴起了仿制当年的蓝花布,蓝花上衣、蓝花裙子、蓝花挎兜……。如今“双泉涌”主人早已作古多年,如果他在世的话,那该是如何地惊讶、如何地激动、如何地兴奋啊!他又该怎样去对待他的作坊、他的技艺、他的无形资产呢?事物啊!你是否总是这样循环往复、折转轮回呢?马克思螺旋式发展的原理也即此意吧!

至此,我就特别思念那个店,那个布,心中总是涌起无限的感慨,因为“双泉涌”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生我、养我、我永远敬重的父亲,他的名字叫——任裕陞。刻有“任裕陞记”四个字的精美的象牙手章,是他留给我们的物的纪念,而双泉涌的故事则是他留给我们的永远的精神财富。

作者简介:任宝亭,字茅山,号汲古斋主人,现为河北省民俗文化国学研究委员会顾问、河北省工艺美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河北省太极拳协会顾问,邯郸企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华冶书画协会主席,中国冶金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作有《书法审美的公共语境》《书法的形制》《兰亭序三探》《祭侄文稿为什么成为天下第二行书》《寒食诗帖的艺术解读》《读好三本书走好人生路》《多读书、读好书、会读书》等讲座,出版有散文集《谦师孺牛》《先锋颂》《蓝花布的思念》等著作。《蓝花布的思念》获河北省首届网络文学作品五个一优秀作品奖,其散文《紫荆花儿两地开》《双泉涌蓝花布》入选《中国当代散文大观》一书。


任宝亭专栏:街上流行蓝花布
蓝花布,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融进了街上流行的面料中。土布样质地,蓝底白花,土香土色。由于土味十足,大土大俗竟又变成了大雅大洋,城里人以此为美,老外们也感了兴趣,蓝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