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纪念石家庄解放75周年】毛泽东与解放石家庄

发表时间: 2022-11-14 21:43:14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文章来源:中红网    作者:宋学民

    石家庄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发生在华北境内的战争,都把控制石家庄一带作为关键之举。解放战争时期,在国共之间的军事斗争中,这里是平汉、正太、石德三条铁路的枢纽,东出山东,西接山西,南连河南,北通北平,更具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在华北解放战争的进程中,毛泽东十分关注石家庄的解放,中共中央到河北后,领导了保卫石家庄的斗争。

    毛泽东最早提出攻占石家庄

    1946年6月,国民党军队进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这也标志着中国人民革命斗争进入全国解放战争时期。在华北,如何打破蒋介石的军事进攻,是毛泽东关注的重大问题。鉴于全面内战爆发前后的紧迫形势,毛泽东最早提出攻占石家庄。6月21日,他给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电报中指出:如果承德受到进攻,要准备抽调部队“回晋冀,协同太行、冀中夺取保府石门及正太路。”随后,毛泽东正式提出了夺取“三路四城”的作战计划,即以晋察冀野战军主力和晋绥野战军主力协同作战,逐一占领平汉、正太、同蒲三路和保定、石门(石家庄)、太原、大同四城。28日,毛泽东详细布置了晋察冀部队作战方案,并要求六个月或较多时间必须完成任务。他指出,晋察冀部队主力,先以“四个纵队及冀中、冀晋全力举行平汉战役,占领从长辛店至石门整个平汉路,相机占领保定、石门两城。”“平汉胜利后,即以主力三个纵队不少于二十团四万人入晋,充当夺取山西之主力,首先配合山西各区,夺取正太、同蒲两线,扫清太原、大同以外一切敌据点,使冀晋、晋绥、吕梁、太行、太岳五区打成一片,然后相机夺取太原、大同。”毛泽东还特别强调举行平汉战役的重要性,认为:能集中最大兵力;能打通冀晋、冀中;能割断平津左臂;能锻炼新队伍;能增加人力物力;能获得热河、冀东两区之战略配合作用;该线夺取后可能巩固。为保证进攻平汉路突然有效,7月2日,毛泽东又电示晋察冀军区:“在二十天至一个月内请令冀晋、冀中两区对平汉线保持绝对平静,不要有任何破击扰乱之事,以便麻痹敌人放松对我之戒备。”可见,在夺取“三路四城”的作战方针中,毛泽东首先考虑的是占领平汉线北段,解放保定和石家庄两城,并对作战作了周密安排。

◆1946年7月2日,毛泽东起草的给晋察冀军区的电报。

    作为战区指挥员的聂荣臻对如何夺取“三路四城”,也在细心思考。鉴于晋察冀部队力量不足、没有它区配合的情况,聂荣臻致电军委,认为独自举行平汉战役是困难的,建议在晋绥军区的配合下先打大同。24日,聂荣臻明确向中央军委提出先攻取大同,再挺进平汉路,最后向正太线进攻。7月5日、25日,毛泽东复电同意先打大同。尽管如此,毛泽东仍在思考何时、如何攻击平汉线的问题。

    7月6日,毛泽东致电聂荣臻,除强调平汉战役的意义,还提出平汉战役要在本月内大体准备完毕;四个纵队中要有三个纵队打平汉。20日,他向晋察冀军区提出:平汉战役的准备分为侦察、训练、移动三部,目前着重侦察事宜,主力部队及地方部队之攻城训练各就原地进行。22日,又要求“平汉、正太、同蒲三路及吕梁各县均须于八月内取得。”8月1日,在得知晋察冀军区部队连攻不克大同外围据点应县时,毛泽东对能否攻下大同产生了疑虑,提出,“你们对攻大同把握如何?如大同久攻不下,其结果将如何?此种可能性应当估计到。”6日,毛泽东又致聂荣臻电:“你在布置大同战役后,望集中注意于准备平汉战役。凡列入平汉战役序列之军队,迅即补充人员武器,训练攻城技术,司令部则完成侦察事项,拟定作战计划。”

    由于大同集宁作战失利,国民党军队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晋察冀边区首府张家口,进而全面进攻晋察冀边区,晋察冀军区部队陷于被动局面。至此,中央军委放弃了夺取“三路四城”的计划,要求晋察冀部队不以夺取城市为主,而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这样,夺取石家庄的方案也随之搁浅。

    毛泽东关注石家庄外围战、批准解放石家庄

    从1946年10月晋察冀党政军机关撤离张家口到1947年3月,晋察冀军区主力由察南转战至平汉路,激战于保定南北,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未能从根本上改变战局。毛泽东一方面要求晋察冀部队“大踏步进退,不拘一城一地之得失,完全主动作战”,“先打弱敌,后打强敌,调动敌人各个击破”;另一方面,对平汉线上取得的战绩给予鼓励和表扬。1947年1月下旬,继易满战役之后,晋察冀部队又发起保南战役,歼敌8000多人,连续攻克望都、新乐、定县三座县城,切断了保定与石家庄敌军的联系。对此,毛泽东认为“已在平汉线取得主动”,感到“甚慰”。

    扫清石家庄外围据点的作战是从1947年正太战役开始的。3月31日,聂荣臻等向中央军委报告:我即举行正太战役,目的在歼灭正太线及石门(石家庄)外围之敌。战役拟分两期完成,第一期着重于东段,第二期以主力向西大举破击。4月2日,毛泽东复电:“应尽可能提早举行及缩短作战时间。”从9日开始,晋察冀部队经过三个昼夜的战斗,攻克了正定、栾城两县城及石家庄外围据点90多处,歼敌1万余人,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消息传到陕北,毛泽东十分高兴,致电祝贺。接着,晋察冀部队不为援敌所钳制和调动,继续沿正太路西进,连克井陉、娘子关、阳泉、定襄、寿阳、盂县等城镇,歼敌2万余人,控制了获鹿至榆次间铁路180余公里,切断了太原与石家庄之敌的联系,孤立了敌人华北战略要点石家庄。

◆1947年1月29日,毛泽东起草的中央军委关于晋察冀上半年应基本解决平汉线上蒋系各军给聂荣臻、萧克等人的电报。

    对正太战役的作战,毛泽东给予高度评价,指出:“你们现已取得主动权,如敌南援,你们不去理他,仍然集中全力完成正太战役,使敌完全陷入被动,这是很正确的方针。”提出今后作战应继续“完全不被敌之动作所迷惑,选择敌之薄弱部分主动地歼击之”,“这即是先打弱的,后打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打各的)政策,亦即完全主动作战政策。”

    攻占石家庄的关键是解决国民党守军第3军。正太战役扫除石家庄外围时,第3军军长罗历戎紧急收缩兵力,凭坚据守石家庄,攻占石家庄的条件还不成熟。此时,东北民主联军在东北战场发动了强大的夏季攻势,为不使华北国民党军队增援东北,中央军委要求晋察冀部队“拖住敌人,配合东北作战”。在中央工委(正太战役后期到达晋察冀解放区)的指导下,晋察冀部队重新组建野战军,于5月下旬至6月下旬连续发起青沧战役和保北战役,改变了华北战场的被动局面。鉴于此种情况,毛泽东把关注点再次集中到夺取石家庄上,要求晋察冀野战军主力在永定河以北(平津间)进行一个战役。此役完成后即回至石门以东休整一个月,然后进行石门战役。按照中央军委要求,晋察冀野战军一方面休整,一方面在平津保地区寻机歼敌。10月,晋察冀野战军再出保北,调动出驻守石家庄的国民党第3军北上增援。按照毛泽东运动中歼敌的作战方针,晋察冀野战军以一昼夜120公里的强行军,于19日赶至保南地区,并在清风店周围把第3军团团包围,到22日,歼灭第3军主力1.3万余人,俘获罗历戎。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致野战军电文,称清风店战役“创晋察冀歼灭战新纪录”,表示“极为欣慰”。

◆1947年3月18日,毛泽东率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离开延安,踏上了历时一年的转战陕北的征途。期间在毛泽东的部署和朱德的指导下,解放了石家庄。

    敌第3军主力被歼灭,为解放石家庄创造了重要条件。此时石家庄守敌仅有一个正规师32师,加上地方保安团及周边保警队,不过2.5万人,且军心不稳。聂荣臻随即向中央工委和军委建议乘势举行石家庄战役。23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聂荣臻、朱德、刘少奇,批准进行石家庄战役,并对战役进行了部署。一是要求部队“整顿队势,恢复疲劳,侦察石门,完成打石门之一切准备”;二是提出要集中优势兵力,“不但集中主力九个旅,而且要集中几个地方旅”,攻打石家庄;三是采取“以攻石门打援兵姿态”,“将重点放在打援上面。”按照毛泽东的部署,在朱德的具体指导下,晋察冀野战军和地方部队积极准备,于11月6日,打响了石家庄战役。经过六昼夜的激烈战斗,全歼石家庄守敌,第32师师长刘英被俘,石家庄获得解放。

◆解放军攻入正定城内,向大佛寺方向追击。

    石家庄是人民解放军在战略进攻阶段夺取的第一个较大城市,石家庄的解放,把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华北战局。也正是因为石家庄的解放,为中共中央向石家庄附近转移提供了重要前提。1948年3月,在陕北战局已定,延安收复在即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决定向华北转移。毛泽东提出“以中央工委为中心合并两中央局”,并向全党通报:目前我们正将晋察冀区、晋冀鲁豫区和山东的渤海区统一在一个党委(华北局)、一个政府、一个军事机构的指挥之下;该区的领导中心设在石家庄;中央亦准备移至华北,同中央工委合并。

    毛泽东领导保卫石家庄的斗争

    石家庄解放后,在晋察冀战场,人民解放军完全取得了主动权。为改变华北战局,1947年12月,蒋介石决定在北平成立华北“剿匪”总司令部,任命傅作义为总司令。赴任后的傅作义认为,要反守为攻,不仅要收复点线,而且要收复全面。由于石家庄位于华北解放区腹地,是连接冀中、北岳、冀南、太行几区的战略要地,又处在华北国民党军队盘踞的保定、太原之间,对石家庄的袭扰,是傅作义新作战方针的重要部分。

    1948年春,傅作义作战主力主要在平保线以西及平绥线上。特别是晋察冀野战军主力为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于3、4月间发起察南绥东战役,威胁傅作义的后方,调动傅部奔袭于西线作战。在平绥线双方还处于胶着状态的时候,傅作义命鄂友三率骑兵12旅在天津静海集结,并于9日起,袭占解放区的大城、青县、任丘、河间,破坏解放区机关,抢烧物资装备,威胁石家庄。

    随之,傅作义纠合阎锡山,乘晋察冀野战军和晋冀鲁豫军区部队正在进行察南绥东战役和临汾战役,石家庄空虚之机,阴谋突袭石家庄。其部署是:以四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先到保定,然后分乘汽车、装甲车和坦克车南下。山西的阎锡山也派出一个师,准备从寿阳取道盂县向石家庄奔袭,策应傅作义部的正面进攻,企图从东西两面夹攻,一举夺取石家庄。

◆军民举行盛大游行,庆祝石家庄解放。

    此时,毛泽东等已从陕北到达晋察冀解放区首府阜平。他对保卫石家庄十分重视。在与即将赴石家庄指挥保卫任务的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萧克谈话时,要萧克放下包袱,全力指挥。同时,中央军委对阻击敌人的进攻作了相应安排。

    傅作义、阎锡山阴谋进攻石家庄正值临汾战役攻城最艰难的关键时刻,因为中央高度关注保卫石家庄,要求徐向前抽调兵力,甚至有缓攻临汾之意,以集中力量对付阎锡山可能对石家庄的攻击。4月30日,中央军委致电徐向前,指出“我必须保卫石家庄,除从应县急调6纵三个旅南下位于阳泉外,难于再抽兵力,临汾攻克是否有把握?并是否能于短期内攻克?是否可以抽调两至三个旅北上,位于太谷附近威胁阎锡山军?如阎攻击阳泉则向阳泉会合6纵歼灭之。”“你部无论临汾攻克与否,第二步全力对阎作战,各个歼灭阎军,保卫石家庄。”徐向前在报告军委后,主力继续攻击临汾(徐向前认为,攻打临汾使阎锡山不能抽调更多兵力南援和东进,也是保卫石家庄),同时,抽调吕梁军区两个旅、太岳一个旅北上晋中,逼近太谷,策应晋察冀野战军作战。5月9日,企图进击石家庄的国民党第43军第49师,在盂县地区被晋察冀野战军第6纵队等部歼灭,师长张翼被俘。萧克回忆说:“傅作义得知阎锡山的策应部队第49师被歼,他自己的部队又沿途被我阻击,进展缓慢,判断石家庄已有准备,就悄悄地缩回去了。”

    1948年5月下旬,毛泽东从阜平到达石家庄西北部的平山县西柏坡,西柏坡成为中国革命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作为中共中央的前哨和屏障,石家庄的地位更显重要。

◆1948年,毛泽东到达平山县西柏坡村。

    10月下旬,东北战场的辽西会战正在激烈进行,辽沈战役接近尾声;华北野战军三个兵团分别围困太原、出击冀东、挺进绥远;淮海战役也在酝酿之中。国民党不甘心军事上的失败,蒋介石和傅作义在北平密谋,企图组织一支南下快速部队,再次偷袭石家庄,并向西直指中共中央机关。从25日获悉敌94军、新骑4师及骑12旅参与行动的情报开始,毛泽东、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了这次石家庄保卫战,几天的时间,仅毛泽东起草的文电、信件、新闻稿达10多件。

    一是根据敌情变化进行军事部署。25日,毛泽东、周恩来等紧急研究商议对策,晚10时,由周恩来起草了《关于保卫石家庄的部署》,除要求华北军区7纵部署于保定以南坚决抗阻南进敌人外,改变了三小时前作出的华北野战军3兵团打归绥、2兵团配合阻援的部署,令在平绥路东段作战的华北野战军2兵团3纵“不惜疲劳”,以五天行程赶到望都地区阻敌,2兵团主力或直插平涿线破路,或向保定、望都方向随第3纵队后跟进。29日,在获悉敌16军、35军也将加入进攻石家庄的行动后,毛泽东起草电报,要2兵团主力迅速通过平绥铁路,赶至满城地区,会合3纵、7纵作战,同时提出,如敌16军、35军参加南下作战,华北野战军3兵团“即发起攻打归绥”。为进一步牵制傅作义部,毛泽东三次致电林彪等,要东北野战军11纵等“派至冀东,向通县、北平方向活动,威胁北平。”

    二是公开揭露蒋介石、傅作义的偷袭阴谋。从25日至31日,新华社播发了毛泽东起草和修改的四篇电讯稿(其中第一篇为胡乔木起草、毛泽东修改)。电讯稿中,公布了傅作义部袭击石家庄的兵力、番号、武器装备、行动时间和指挥官姓名,使傅作义策划的秘密行动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并正告傅作义:保石线两侧各县广大人民群众均已完成作战准备,配合正规军大举歼敌。

    三是号召沿线军民务必充分准备,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毛泽东特别提到鄂友三骑兵12旅继袭击冀中后又参加这次偷袭,指出:“今春敌扰河间,因我方事先毫无准备,受到部分损失,敌部也被其逃去。此次务须全体动员对敌,不使敢于冒险的敌人有一兵一卒跑回其老巢。”

◆1948年10月31日,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的述评《评蒋傅匪军梦想偷袭石家庄》的手稿。

    傅作义偷袭部队26日从涿县出动,27日在保定集结,28日开始向石家庄进击。沿途受到冀中、北岳两区军民的阻击。20万民工在平汉线上破路、断桥、埋设地雷,第7纵队在望都、唐河两线顽强抗敌,加之新华社电讯稿播发使敌不敢贸然行动,都迟滞了傅部快速行动计划的实施。

    保卫石家庄的关键是华北野战军3纵能否按时到达预定地区正面阻敌。毛泽东、中央军委、华北军区十分关注3纵的行动。27日晨,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内,周恩来三次向毛泽东报告3纵行程,同时也做好了一旦主力部队不能及时赶到,石家庄市、华北区、中央机关人员和物资的疏散工作。3纵不负众望,以每天50公里以上的山路强行军,于31日凌晨到达望都以南、距石家庄仅有50公里的沙河防线。

    3纵的到来,改变了敌我双方的形势,傅作义害怕其部被我3纵、7纵及随后到来的2兵团主力歼灭,加上东北野战军11纵等到达冀东,北平受到威胁,急令部队撤向保定。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阴谋宣告破产。

    在傅作义退兵之时,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了《评蒋傅匪军梦想偷袭石家庄》的评论,指出:“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粉碎傅作义偷袭石家庄不久,迎来了石家庄解放一周年。聂荣臻发表了《石家庄永远是人民的》一文。他写道:石家庄,这人民的城市,紧紧掌握在人民手中,对蒋傅匪来说,是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这正标志蒋傅匪万恶的统治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它的一切穷极无聊的妄想,只不过是它垂死前可耻的插曲。而华北军民将以石家庄为出发点,迈向平津解放、全华北解放,以及配合其他友邻区人民解放军,迈向全中国解放的胜利大道。


【纪念石家庄解放75周年】毛泽东与解放石家庄
文章来源:中红网    作者:宋学民    石家庄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发生在华北境内的战争,都把控制石家庄一带作为关键之举。解放战争时期,在国共之间的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