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任宝亭专栏】偶遇后的回首

发表时间: 2022-09-08 15:45:17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偶遇后的回首作者:任宝亭编发:常小靠 孙业腾晨练时,遇有喜好舞枪弄棒的,往往不管认识与否,都愿攀谈闲聊,甚至展示几下拳脚,这是行当里习惯的交流方式。那天是周六,

偶遇后的回首

作者:任宝亭

编发:常小靠 孙业腾


晨练时,遇有喜好舞枪弄棒的,往往不管认识与否,都愿攀谈闲聊,甚至展示几下拳脚,这是行当里习惯的交流方式。


那天是周六,连续几天的雾霾刚刚散去,早晨天气难得的好。我与几位拳友正在习练棍术,一位衣冠整洁、面容清癯的男士走近我们场地,先在一旁静静地观看,进而与我们攀谈开来,再而自己也拿起场地的棍子舞起花来,一看便知不外行。


我觉得此人似乎面熟,就像我文革前读涉县县中时高三的一位学兄,但很快就被我否定了,那位同学不应该这么年轻吧,说话也觉得不像。但我们俩似乎有缘,不由自主地凑到一起,谈了许多,由谈武术谈到人生,由谈人生又谈到书法,因为这时我手里已换上了一杆地书毛笔。两人谈得很投机,一直谈到人们都走了。这时,空旷的场地上仅有两个人在那里头捧头神聊,这就是我们俩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但两人好像都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谈话间,我随便问了一句:“您贵姓?”他答:“我姓牛!"我立刻明白,这位正是我的那位校友学兄,虽然离开学校后再没见过他,但基本模样还是有很深的印记的,我随即在地上写下----“牛红印”三个大字。他很惊讶地望着我,笑问我怎么知道?


我作了在校时的介绍,文革前,我是涉县城里那座没有围墙的中学----涉县县中的初一学生,而他是高三班的学生。我认识他,也了解他,因为他是同学中的佼佼者,在文革中又曾是全县赫赫有名的一派红卫兵组织的首领,也由于此,他经受了不少磨难,吃了不少苦头。好在他终于挺了过来,后来参了军、再后来转业到涉县一个局里工作,再后来成为一个国有公司的主要领导,表现和发挥出了自己的组织领导才华。对此,我都略知一二。据他介绍,自己一直工作、居住在老家,这次来邯是到女儿家小住;但他从来就不认识我,因为我与他一个在初一,一个在高三,年级相隔大,年龄相差多,我那时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弟弟同学,文革中许多活动都没有参加,而且与他还不是一派的,如果一派或许还能认识。但我一报姓名,他很惊喜,说我虽不认识你人,但知道你,你最近在校友群里发了一篇自己写的《盛夏里的清风——在倪志福副委员长家中拜访记》的长文,我是仔细阅读了的。说着他竟然把文章的主要脉络、情节和几个人物都准确地说了出来。我觉得很意外,并为之感动!


我们都很庆幸这次相逢不相识的偶然奇遇。回首校园生活至今已五十余年矣!五十余年,半个多世纪,大半个人生啊!人生可有几个五十多年?!


星转斗移,世事沧桑,文革时我们只是些不谙世事的孩子,我那时才十三岁,他虽大但也不过十七、八岁,在那样史无前例的非常历史时期,我们懂得什么?只知道紧跟党中央、紧跟中央文革小组,要造反,要革命,往往稀里糊涂却又不遗余力地跟着跑,但内心还总是怀着执行和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蓬勃激情。造反派、保皇派,为了“真理”,我们有时义愤填膺,恨不得献出自己的生命;有时痛心疾首,饭也难以下咽;有时则为“胜利”,手舞足蹈,兴奋不已!现在回想起来,既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悲!记得有位外国哲人说过,“人要能重活一遍,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伟人”。确实,现在反观那段历史,我们都看得那么明白如澈。


这不是哪个人的个体之错,这是整个国家、整个党的历史之误。在那种政治生态之下,有谁能超然物外,保持着一份清醒?因此,那时留下的一切恩恩怨怨、是是非非,都让它淡去吧!与那些因种种变故离去的同学、老师相比,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放下呢!“度过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鲁迅的这句诗正是我们应取的姿态。


很幸运的是,我们国家在经历了1966、1967、1968年的大混乱之后,在毛泽东主席的力推下,整个社会就逐渐停止了大“动乱”之局,国家的经济建设、政治体制等都开始恢复,特别是1968年各省、市、自治区革委会成立,除台湾外实现了“全国山河一片红”之后,国家步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政府包括公、检、法都行使开了管理职权、企业开始了正常经营、三线建设大规模展开、学校恢复了上课等,国家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秩序总体上已经回归正轨。因此,我们这一代人也才有了很多机遇,也才有幸再上学、参军、参加工作等,开始了人生的新的历史。即使留在农村的,也大都随着农村和社会的变革,开辟出了自己的新天地。从这个角度论,我们确实是幸运儿。现在笼统地说“文革十年”、“十年动乱”,似乎太粗线条,真正的动乱,是在文革头二年,头三年,历史应当这样去审视。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但我觉得这是每个过来人能感知到的事实。


时候确实不早了,仅剩我们两人的场地上,环卫工人也开始打扫卫生了,我们的胃也因有点饥饿开始抗议了,恰巧牛兄的女儿也打来电话催促他赶快回家,于是我俩互留电话,相嘱多加联系,紧紧握手,而后依依惜别。


走了很远,我回首,正见他也回首。


作者简介:任宝亭,字茅山,号汲古斋主人,现为河北省民俗文化国学研究委员会顾问、河北省工艺美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河北省太极拳协会顾问,邯郸企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华冶书画协会主席,中国冶金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作有《书法审美的公共语境》《书法的形制》《兰亭序三探》《祭侄文稿为什么成为天下第二行书》《寒食诗帖的艺术解读》《读好三本书走好人生路》《多读书、读好书、会读书》等讲座,出版有散文集《谦师孺牛》《先锋颂》《蓝花布的思念》等著作。《蓝花布的思念》获河北省首届网络文学作品五个一优秀作品奖,其散文《紫荆花儿两地开》《双泉涌蓝花布》入选《中国当代散文大观》一书。

【任宝亭专栏】偶遇后的回首
偶遇后的回首作者:任宝亭编发:常小靠 孙业腾晨练时,遇有喜好舞枪弄棒的,往往不管认识与否,都愿攀谈闲聊,甚至展示几下拳脚,这是行当里习惯的交流方式。那天是周六,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