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连花清瘟小胶囊,耽搁了有些人发大财、发洋财

发表时间: 2022-04-20 22:18:42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文/曹东义

河北省中医药科学院原副院长

河北省中医药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 

医药本来是为了治病救命的,但是,也有趁机发财的。


中医药抗击疫情,虽然效果有目共睹,但是,也出了“视而不见”,故意抹黑的一些事件:


说中医药道理不明,成分不清,机理混乱,总而言之,你即使再优秀,也不能接受。


最近连花清瘟被黑,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本来我不想参与讨论,但是,我作为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当年推荐连花清瘟进入新药“绿色通道”的专家之一,也许我的感受与别人不太一样。


很可惜的是,当年与我一起推荐的专家,比如李士懋国医大师、杨牧祥教授、郭纪生先生,都已经成了故人,我虽然年轻一些,但是也退休几年了。


这里边的故事很多,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但是,为中医药、为国家抗击瘟疫奉献力量,是大家的初心。


杨牧祥教授主持过省中医局关于河北省2003年非典诊治总结的课题;


郭纪生先生在石家庄市传染病医院亲自治疗了几十例患者,他父亲治疗乙脑很有名,受到最高领导接见;


李士懋教授当年虽然还不是国医大师,但是对于温病很有研究。


我本人虽然年轻,但是当时业主持过有关课题,而且2001年就成了正高职、硕士导师,也可以是一个“专家”,因此,才参加了推荐会议。


《临床荟萃》2004年19卷24期,刊登杨牧祥、姚树坤、王振邦、高永刚、苏凤哲、王少贤、于文涛的文章:“河北省213例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临床分析”。文章系统总结了发生于河北省的SARS患者的临床情况。文章说,213例SARS患者属于输入性病例并在当地引起传播。有明显接触史者194例,医务人员21例全部有密切接触史。全部病例都有发热,体温38.5摄氏度以上者118例,占55.4%;伴干咳190例,占89.2%;乏力71例,占33.3%;气短49例,占23%;死亡11例,占5.2,治愈率94.8%。与中国大陆确诊SARS患者病死率7%相比,治疗效果比较好。其原因,一是省、市、县各级领导重视,治疗抢救措施得力;二是我省SARS病情发病较晚,充分借鉴了广东、北京治疗SARS的经验;三是结合我省实际,采取综合治疗方案准确有效。主要经验有:严格掌握糖皮质激素的治疗时机、用量及疗程;早期氧疗,及时对重症SARS患者给予无创持续正压通气治疗;中医药在治疗SARS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可以促进血象恢复、胸片阴影吸收,在降低病死率方面优于单纯西医组,对于重症SARS患者,中西医结合的治疗作用尤为显著。中医药治疗,始终以清瘟解毒为主,补益药审慎用之,一般在疾病后期,采用补中有清之法,以防“死灰复燃”;SARS患者在整个病变过程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瘀血表现,注重配伍活血化瘀药物,对促进肺部病变的吸收及防止肺纤维化,有较好的疗效;清热宣肺同时应兼顾保肝护肝,适当配伍使用清肝利胆药。


《中医群英战SARS》说:“在石家庄,郭可明的儿子、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呼吸分会的主任委员郭纪生主任医师,不顾自己已经64岁的年龄,主动请缨,身穿防护服,住在隔离区,亲自观察、治疗了20多名病人,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当然,全国的中医都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后面我们还要细述。”


《中国中医药报》2003年6月6日第一版刊登记者杨鸿恩的报道:“中医专家郭纪生治疗非典效果明显”,并在第二版用“杏林苍鹰战瘟神”的题目,长篇报道了石家庄市传统医学国际交流中心主任、主任医师郭纪生的事迹。文章说,郭纪生先生,今年64岁,他是石家庄市医学科学研究院的前任院长,是著名中医专家郭可明先生的儿子。郭可明先生在1954年、1955年创造了中医药治疗乙型脑炎石家庄经验,1956年1月治愈患重症脑炎昏迷的苏联专家之后,在2月被特邀参加了全国政协会议,在会上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的接见,毛主席握着郭可明的手,称赞他说:“了不起啊!”1956年夏,郭可明受卫生部的指派,参加了首都乙型脑炎的救治工作,他与蒲辅周、岳美中、张菊人等中医专家一起进一步丰富完善了中医治疗乙型脑炎的石家庄经验,解决了当时医学界的一大难题,创造了领先世界的医学奇迹。河北省中医药研究院的退休主任医师曲锡萍、林宏益回忆说,他们当年曾经跟随随郭可明实习,学习他的治疗经验,他们毕业后分配到四川内江地区,在当地用郭可明先生的中医药方法加推注甘露醇治疗乙脑,曾经成功地抢救40多例昏迷的乙脑患者,无一人死亡。他们说,许多小患者醒过来之后,还带着鼻饲管就要吃的,张开的嘴巴里满舌黑苔。他们后来在70年代末调到华北油田职工医院,当时医院收治的乙脑,第一例虽然经过党委书记全院动员,组织西医的最强力量抢救,还是死亡了;后来又来了第二例昏迷的乙脑患者,又没有抢救过来。在中医科工作的曲锡萍、林宏益接过了这个难题,用他们学会的郭可明经验,连续抢救成功了几例乙脑昏迷患者,一时间中医名声大震,传为佳话。


郭纪生自幼跟随他父亲郭可明先生学习中医,深得其父家传,此后曾经在中国中医研究院进修深造。文革中,郭可明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迫害致死。郭纪生也被下放到农村医院,他深受其父的医德思想熏陶,身处逆境而为大众服务的心愿不改,在当地治疗了许多急性、慢性气管炎的患者,逐渐成了有名的呼吸病专家、主任中医师、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呼吸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后来他被调到石家庄市医学科学研究所任所长、院长。退休之后,郭纪生先生成了石家庄市传统医学国际交流中心主任,曾经到美国交流过中医治疗慢性支气管炎3312例的学术经验,当地的电视台还对他进行过专访。SARS爆发后,郭纪生看到迅速蔓延的疫情,一棵救世济民的仁爱之心令他夜不成寐。他不顾自己年龄已大和随时会被感染的危险,于2003年5月5日,奋笔急书,向石家庄市卫生局请战,要求亲自上一线救治SARS患者。他写到:“在当前抗击非典的非常战斗中,作为一名中医,身肩义不容辞的重担。我从事呼吸病研究30余年,既有治瘟疫的经验,又具备了治疗该病的基本条件。在如今大疫压境的紧急时刻,理应走在防治非典的第一线。请局领导审查批准,让我到一线救治病人-----”石家庄市卫生局的领导看到郭纪生情意真切的请战书,深深地被他的高尚精神所打动,同意了他的请求。


郭纪生带领中西医结合治疗SARS小组,于2003年5月9日深入一线,在石家庄市传染病医院奋战一个月,共治疗确诊SARS患者12例,疑似患者11例,全部治愈出院,无一例死亡。他以清瘟解毒、宣肺利湿为基本治疗法则,用银花、连翘、藿香、菊花、大清叶、沙参、炒杏仁、生石膏、射干、炒苏子、白前、浙贝母、鱼腥草等为基本方,根据病程的不同阶段所表现出来的证候特点,进行加减治疗,大致分为7个不同的证候类型。为了促进患者的痊愈,他还根据患者的情况,专门制定了中药药膳,以食辅药,双管齐下,治肺兼养脾胃,加速患者的康复过程。用梨、银耳、百合、核桃、枸杞、绿豆等分别分别配制不同的粥食,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


曹东义2003年主持课题为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立项的0398:“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SARS流行期间,三次上书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提建议。此后主持课题深入研究,详细分析有关文献资料,出版了专门的研究著作,得到国内著名中医专家的一致好评。


2004年主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项的04-05JP07:“外感热病诊治规律研究”。

编辑:孙业腾

连花清瘟小胶囊,耽搁了有些人发大财、发洋财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1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