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独家专访 |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长范永升:用好中医的“通用语言”

发表时间: 2022-01-04 19:04:56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浙江中医药大学原校长、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长、浙江省新冠肺炎防治中医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范永升

2021年,对于范永升来说,是值得纪念的。

8月14日,66岁的范永升获得浙江省“医师终身成就奖”,作为著名国医大师何任的学术继承人之一的他,也担负起了承接浙派中医过去与未来的责任。

作为浙江中医药大学原校长、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长、浙江省新冠肺炎防治中医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范永升在中医领域有着深厚的学术理论支撑,也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

在他看来,药方只是中医的一个部分,面对现代医学科研的通用语言,中医也要拿起现代武器,要有为中医药学提升公信力的胆量、自信和能力。

“浙派中医”不只是一个称谓

2021年年初,浙江中医药大学成立“金匮研究院”和“浙派中医研究院”,范永升担任两家研究院院长。其中,金匮研究院将传承何任 先生 金匮学术思想,挖掘《金匮 要略》学术内涵,促进经典与临床更紧密的结合。浙派中医研究院将弘扬浙派中医文化,深入研究浙派中医学术思想、指导临床实践,更好服务于健康浙江建设。

在传承与弘扬之间,中医的“守正创新”融入了浙江的根系之中。

“‘浙派中医’不只是一个称谓,还有着深刻的内涵。” 范永升表示,浙江中医文化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河姆渡文化。浙江,地处东南沿海,平均海拔500米,悠久的历史传承造就了浙江中医的“学派纷呈”,按照地域学科特色区分,形成了浙江的温补学派、钱塘学派、绍派伤寒、温病学派、本草学派、丹溪学派、永嘉学派、伤寒学派、针灸学派、医经学派等十大著名流派。

“治疗疫病,浙派中医也是很有特色的。”在范永升看来,漫长的温病历史也让中医形成了一整套的应对体系,他还列举了三本浙派中医的经典著作,清代绍兴俞根初所著的《通俗伤寒论》、衢州雷少逸著书《时病论》以及清末绍兴何廉臣参考前贤所著的《重订广温热论》,是温热病学中比较实用的几部专著,如今已经成为代表浙江中医诊治外感温热病的靓丽名片。

“针对新冠肺炎,浙派中医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诊疗方案,尤其是针对恢复期余邪未清的新冠肺炎患者,浙江第五版增加了疏解化湿的方子,小柴胡汤和三仁汤就是浙江的特色。”范永升表示。

9月,《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印发,《实施意见》中也提出了实施“浙派中医”传承创新工程。

中医也可以拥抱“循证医学”

中医的疗效与治疗机制,相当一部分是可以用现代科学解释的。

中医对于疫病的认识是非常悠久的,早在《黄帝内经》中就 怎样 抗击疫病有其专门的论述,比如说含服小金丹。两千多年的发展,中医药对于疫病的防治有一整套的方法,所以对于突发的疫情也能充分发挥作用。“正因为有这些理论和方法,中医才能够在疫情中发挥它必不可少的作用。”

近年来,博大精深的传统中医药,正在创新。

范永升认为,要将中医的疗效解释清楚并且形成体系,有以下两大任务:

其一,在临床验证中拿出数据。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多个专家团队也曾对纯西医疗法和中西医结合治疗做了临床对照。

张伯礼、刘清泉院士团队在武汉的临床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相较对照组,102例病人观察中发现临床症状消失的时间缩短两天,体温恢复正常的时间缩短1.7天。CT影像好转率提高22%,临床治愈率提高33%。普通转重症的比例降低27.4%,淋巴细胞提高70%。

黄璐琦院士团队在武汉的临床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患者住院天数、核酸转阴的时间平均缩短2天以上,血氧饱和度明显提升,脱离吸氧时间缩短,淋巴细胞百分数、乳酸脱氢酶值等指标明显改善。

其二,是积极拥抱循证医学。2018年,由范永升带头的“系统性红斑狼疮”项目入选国家级重大疑难疾病中西医临床协作试点项目。

系统性红斑狼疮,被认为是最严重的自身免疫病之一,无论是现代医学还是传统中医,都没有非常肯定的、能根治的方法。使用激素成为 大多 患者控制病情的手段。

上个世纪末,范永升整理研究中医药古籍,结合临床对红斑狼疮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中医理论中的热毒、血瘀、阴亏是红斑狼疮发病的主要病机,他根据临床经验制定了基本药方以及病人不同的体征和表现的随症加减治疗方案,在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研究中,范永升发现,使用中药可以减少免疫抑制,在一个疗程内,B组患者的中西医结合疗法可减少5毫克激素的使用量。

范永升曾表示,医学领域里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5毫克虽不起眼,但在长期与红斑狼疮对抗的患者身上,一年、两年、甚至数十年的治疗,长久下来,减少的5毫克对于患者来说,减少的副作用和心理负担将不可估量。

范永升说,这个研究只是通过现代科学解释中医的冰山一角,中医积极拥抱循证医学背后,是为证明中医药学的价值、跻身于世界科学体系,更好地为人类健康事业作出贡献,也是对力求客观、排除偏倚、明晰评定疗效思维和原则的认同。“把疗效讲清楚,把机理说明白,这是中医人所面临的主要任务。”

“学院派”也可以术业专攻

中医药科研的推动离不开人才的培养。

《实施意见》中,提高中医药高等教育质量,培育高素质中医药人才队伍成为强化中医创新引领的重要措施。

范永升表示,学院派人才和“师带徒”人才培养二者其实就像中西医一样,是可以取长补短的。事实上,从2013年起,浙江中医药大学在中医学7年制学生中选拔学优志坚的中医学子开设中医传承“何任班”。

“何任班”以该校创始人之一、首届“国医大师”何任命名,采用师承教学模式,倡导“读经典、跟名师、早临床、多临床”理念,以强化中医经典理论与基础为重点,结合院校教育与传统师承教学的独特优势,继承、发扬和创新中医教育。

时任浙江中医药大学校长的范永升曾在拜师仪式上告诫中医学子:“学习中医,一要有迎难而上的勇气,二要有虚心好学的态度,三要有勤于思考的习惯。”

据范永升介绍,“何任班”是浙江中医药大学为培养经典功底深厚、临床能力强的中医传承人才而新推出的一项教学改革项目。首届“何任班”共招收15名学生,学制7年。这个班采用师承教学模式,学校将为每位学生配备省级以上名中医为导师。教学过程采用“见习医生制”,跟随导师反复临床,帮助学生奠定较扎实的中医思维和诊治能力。

让学院派的学生会形成自己的一技之长,有一技之长的医生也可以通过不断  学习,拥有更加广博的中医知识,这是未来中医药人才培养的趋势。


独家专访 |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长范永升:用好中医的“通用语言”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