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双盲实验有问题——中医的有效性另有检验方式

发表时间: 2022-01-03 18:10:33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现在一些人把西方医学当中的双盲实验抬高到了神圣的高度,其实这个科学验证手段也是有局限性和代价的,也不是唯一的科学验证手段,要全面的认识问题,有助于你看清背后的利益私货!

实践检验真理,但实践的方式不是唯一的。

《双盲实验的残忍、缺陷与代价》

——兼谈中医的有效性该怎么认识!

对怎么样验证一个药物是否有效,现在西方医学通常的做法就是双盲实验了,而且双盲实验也确实发现了不少医疗领域的造假骗子。我们崇尚科学,对科学里面系统严格的验证体系,是必须认同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实践检验真理,但双盲实验这个实践方式是否唯一呢?它的负面问题和它的代价是什么,是否也需要更进一步的认识一下。全面的看待问题,也是科学上应有的态度。

这一次疫情,实际上让我们还可以看到的就是双盲实验的负面的东西,为何对抗新冠病毒的神药瑞德西韦,西方人就不要双盲实验呢?为何他们此次使用的是同情实验呢?为何对该药的这个实验开始被炒作到极高,最后又变成了流产呢,所有这些都是要让我们进一步思考的!

双盲试验在大多数情况下,要求达到非常高的科学严格程度。在双盲试验中,试验者和参与者都不知道哪些参与者属于对照组(control group)、哪些属于试验组(experimental group)。只有在所有数据被记录完毕之后(在有些情况下是分析完毕之后),试验者才能知道那些参与者是哪些组的。采用双盲试验的目的,是为了要减少偏见(prejudices)和无意识地暗示(unintentional physical cues)对试验结果的影响。对于被试者的随机分配(Random assignment)到对照组或者试验组的做法,是双盲试验中至关重要的一步。确认哪些受试者属于那些组的信息,交由第三方保管,并且在研究结束之前不能告知研究者。

由于试验者和研究参加者都不知道哪些被试接受哪种试验条件,从而避免了主、被试双方因为主观期望所引发的额外变量。这里双盲实验非常客气的说是:减少偏见、暗示、主观期望的额外变量等等用词,其实更不客气的说,就是摒除对结果的造假因素。所以在药品的监督和管理上,利用这个实验,监管部门为第三方,不告诉研究者,确实是非常好的起到了市场监督和排除造假的作用,但这样的做法,其实在很多时候是代价太大了!对双盲试验的局限性也要充分的认识。

首先就是直接成本,一个新药要投入市场,需要的审批和实验,费用是极高的,这个费用可能是几百万上千万,西方的体系建立,以前投入的费用比现在低很多,后来的医疗体系,比如中医,要建立这样的系统性的实验,那么费用的门槛,就是极难接受的事情,而更关键的问题,还不是钱的问题,是实验人的安全和生命健康的问题!

这个代价,你需要想到的是对参与实验的对象,是非常残忍的!因为其中有一半的对象,是等于放弃治疗给对方进行对照的!而且谁放弃了治疗去当对照的小白鼠,这个你事先并不知道!想一下要作为有效的药物,需要有足够大的样本,那么是多少人会因此被当作对照的小白鼠,从而在双盲实验当中白白的等死呢?很多疾病,除了实验药物,其实还是有其他药物可以治疗或者延缓,但为了对照测试药物的有效性,结果就是不能用药,而排除其他因素干扰,其实对这些人的生命安全和人权,西方人是选择性失明从不讨论。

在给双盲实验的志愿者宣传的时候,西方是只讲好听的一面,讲为科学献身的一面,讲自己可能得到更好救治的一面,而且对参与实验的人员,对所参与实验的未知药物所产生的副作用,很多人是事先知道,因为开始实验前,已经做了多轮的动物实验,造成巨大副作用伤害的风险可控;但他们不讲的是让实验者自己是对照组的时候,自己等于放弃了治疗,放弃治疗的风险和代价,是被一带而过的。也就是参与实验的对照组被牺牲是不讲的,比如做乙肝、艾滋病等疫苗,实验当中做对照组的人,是白白被感染了病毒。

更有甚者的是,西方建立他们的医疗体系,进行大量双盲实验的时候,恰恰是利用了殖民地和穷人、囚犯,利用的了不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人群,在欺骗当中进行的双盲实验。我记得在小时候,我们学习的时候就在指责美国,在研制乙肝疫苗和特效药的时候,隐藏真相,使用台湾的小学生进行实验,现在也有报道美国利用黑人进行实验。双盲实验其实谁去当对照组才真正可怕,你被染病了!而且有些病是治不好的!这其中的残忍,被他们雪藏了。

这一次的新冠疫情开始的时候,美国当时的吹鼓手搞出来的所谓神药瑞德西韦,实际就是利用不当的舆论宣传,在中国的患者当中找小白鼠,找实验对象,它别说对照组怎么样了,就是同情用药,实验组的副作用都是巨大的!大家为何能够接受,就是对新冠还没有药,在没有药的情况下,当然是可以允许你进行探索。但如果已经有了药,想要让一部分人当小白鼠进行再探索,人们可能就不接受了。就如已经有了某种方式中成药可以医治了,你一定要搞一个对照组,搞出来一批人就是不医治,以此进行对照,谁能够接受?

我们同时要注意到,双盲实验本身对影响因素是有容忍界限的。因为它的核心是控制变量,当变量太多,对照组就不能忽略变量对实验的影响了。双盲试验是一个变量一个比较,如果有很多很复杂的变量,那么需要比较的样本和不同的组合,可以会是天文数字的增加。如果你熟悉数学排列组合的C几几是怎么运算的,就知道这个组合后的数量之大了!对中医这样的多种药物组合和配伍,你的不同组合的实验,组合数量太大因此基本做不到。中医的配伍药物,就是几十种药开出一个方子,不同人还要调整剂量。如此多的控制变量,不同人的不同体质,在总体上进行治疗的话,确实是很难简化为简单的控制变量,用双盲试验进行对比。中医的治疗方式不能简化为几种有限的组合,如何做双盲呢?科学的验证方法,要随着科学发现而不断改进提高,而不是对老祖宗已有的发现,一定要套在现有的甚至有局限性的验证方法之上!

所以把双盲实验的盲区和代价看清楚,就知道要中医再搞一次双盲实验来说明它的有效是多么的荒谬!中医的有效,实际上中华文明已经在数千年的传承当中证明了,中国历史上的瘟疫控制,就是全球领先的。而中医的很多药物,日本和韩国都在使用,同时西医把其中的有效成分搞出来也在使用。中医当初的发展,不是按照近代科学的严格验证体系来的,但要是重新来一遍的话,这个成本其实是难以接受的。成本的难以接受,到一些利益团体里面,就被上纲和妖魔化了。

现在很多声音在说中医就是安慰剂,而双盲实验能够准确的检测出安慰剂带来的影响。安慰剂确实在有的时候是有效的,而还有另外一个层面可能大家没有注意到的就是,在现实的领域,很多事情是西医束手无策的时候,只能找安慰剂的时候,才会找到中医!因此退一万步讲,安慰剂的需求也是需要的。我们想一下的是啥时候找中医?疑难杂症,还有就是癌症手术、放疗化疗都完了以后,才是找中医的!就算到这一步,中医数千年来的养生经验,在营养和调理层面,也是有益的事情。西方对中国的文化渗透,是连中国的传统饮食方式,也要否定。还有找中医的并,就是对待病毒啥的,没有抗生素,其实西医很呵呵哒,都是吃中药。中药可以增加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而西医的成功,当代很重要的就是抗生素的发现,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中医里面的药物也是治病的关键,比如青蒿素,现在西方寻找药物的线索,也是挖掘中医的经验,不承认中医的背后,还有他们知识产权的问题。

我的此文告诉你为何中医不能全面的搞双盲实验,但也不是所有层面不能搞,在验证毒副作用的时候,双盲还是很有效的,因为就只有毒副作用一个控制变量!历史上中国的是药三分毒,对毒副作用的研究需要加强。而西方去否定中医,也就是把双盲实验验证了一些毒副作用,这些就成为了中医黑的例子了。中医的有效性是整体的统计结果,不是一个个的个案。该讲统计的时候举例子,也不是科学的态度,要讲个案,西医犯错误的时候很多,西药造成严重毒副作用的事情也很多,就如我们小时候的四环素牙,这还是好的,还有很多打抗生素耳聋的,但瑕不掩瑜的!因此所有的走极端背后都会有问题。

而在本次病毒导致的疫情之下,中国古代疫情就是中医,而中外疫情之下的数十万病例的做法,中外的整体的差别,就是一个使用了中医,一个没有,而且你援外的医疗队,中医也没有。另外就是中医药也是在韩国日本使用的,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死亡率就是比西方低!在大数统计之上,差别在哪里?真正巨大的差别其实在中医。西方说中国是瞒报,但西方自己就不瞒报了?而且还有日本韩国呢!我们的防疫给力,是传染和发病的比例比较低,而死亡率低,中国的医疗条件与西方的差别,就是中国还有中医。在中医的提高免疫力层面,应当是有作用的,结果就是重症和死亡的比例低!不要说病毒的病好是有免疫力都要好,其实重症程度是不一样的。包括中国历史上的对天花的治疗,其实是在华夏地区,极大的降低了天花的死亡率的。

把这一次疫情作为大数据看一下,整个中国对病人都是喝中药的,日韩也是喝与中国类似药物,而东南亚不少族群也是喝中药的,与西方不喝中药的进行比较,死亡率和重症率还是差别很大。虽然这不是双盲实验,但在如此巨大的样本面前,大数定律已经摒弃了实验者的偏见和喜好,实验者不可能左右这样多的样本。而且中日韩的医疗体系里面,偏好不喜欢中医的大有人在,实验者偏好对中医并不友好。因为疫情下海量的样本,还解决了原有双盲控制变量有限的问题。所以疫情这个样本足够,不是双盲实验胜似双盲实验,对中医和双盲实验都要另外认识。

西方以及其追随者们,把中国老祖宗就有的东西,做法就是先都不承认,还要使用他们的技术手段再检验一遍,发现有用的内容,就变成他们的成果和专利,这就是西方普遍对待中医的做法。西方的很多药物,也是从植物、动物、真菌提取的物质,中国古代对这些动植物的实践经验和效用的发现,是经过了千百年使用的验证的,其中难免有错误,但有错误不等于伪科学,不等于古人的验证工作就都可以无效了。在现在进行双盲试验重新再验证的成本和效率、社会代价等因素面前,怎么合理的吸收古人的经验,是不能僵化的一刀切,要结合历史状态而综合考虑。

大家把这些问题看清楚,就知道为何西医要故意揪住中医的双盲实验不放,这不是科学问题是立场和利益问题。而对中国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到底应当该怎么评价,中国都要有自己的立场。这个与科学无关,但科学在这里不是没有立场!双盲实验是有成本、缺陷、代价的,在疫情当中,西方自己对他们的药品探索,也不是搞双盲实验,而是进行同情实验,就充分说明问题所在了。因为疫情之下在外面就存在大量的不用药的对照者呢!双盲实验不是绝对的科学标准,是科学方法之一,不是科学方法之全部!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把双盲实验变成科学方法全部的人,并且以此否定中国老祖宗的遗产或者人为设置和抬高门槛的人,背后就是利益博弈。看清楚这些,中国就应当知道该怎么做了。

所以我们不能把双盲实验神圣化,这个神圣化的背后,就是要对中国的中医妖魔化,就是有利益取向。我们支持对于一些药物的打假使用双盲实验,也支持对新药的探索使用它,但对历史上的成功经验,和对复杂体系多控制性变量上,则要结合实际,使用更合理的验证方法!把双盲试验万能论,就是有问题。妖魔化别人的人,经常就是妖魔。

欢迎关注本人,网名谁是谁非任评说。我的: digview,名称的含义是挖掘dig和视角view的组合。主要是关于孩子教育的话题,关注教育,关注各种社会问题,主张孩子应当奋斗,探索未知是快乐的!快乐教育不是好吃懒做的不学!请大家关注。

我们家也是国医世家,秉承不当良相就为良医的人生理想,外公祖父赵景彬早先入两江总督沈仲复幕府,后与陈莲舫、张聋甏并称晚清上海三大名医。外公父亲赵夑彦,师从陈莲舫,为陈莲舫得意弟子,任太医院大夫,天子近臣的同时还担任大理寺主事参与政务,民国后也是中国最早的大律师之一。外公的姑父是孙中山的私人医生,姨父是孙中山的机要秘书。

当年指导亲妹做的植物标本,系列作品获奖,已经保存30多年了。当年我生物竞赛在北京是有江湖地位的,高一就搞定了省一加分,后来才去忙的奥数。


双盲实验有问题——中医的有效性另有检验方式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