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很多人说中医没有用,那救活3个开国上将的这位老中医,算什么?

发表时间: 2022-01-03 18:10:00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这些年来,黑中医的人层出不穷,也是奇怪也哉。中医是不是有效,是不是“科学”?最有发言权的,无疑是病员本人。“不看广告看疗效”,我们来看看红军中的几位将军,他们亲身经历的中医中药救死扶伤的事例。
图片
病员:王宏坤。时间:1934年10月。地点:四川宣汉达州附近。
王宏坤当时任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长,反“六路围攻”,红军收复失地。霍乱早先就在川军中流行,等红军反击占领失掉的根据地后,传染到了红军中,“根据地和红军纷纷组织起来抓预防、抓医治。”王宏坤也染上了霍乱。他回忆:“一天早饭后,我到司令部,刚一坐下,突然身上不停地颤抖,感觉到浑身冰凉,接着就是连续不断地拉肚子,到午饭后即不省人事。”
军长病倒了,那还了得,战友们纷纷想办法。“有一个年过70的老中医,他的治疗有特效。不论病到什么程度,只要吃进了他开的药,就能活下来,他救下的指战员不计其数。”大家急坏了,连忙把这位老中医从百十里外抬到军部。老中医“给摸了脉,喝了药,不几个钟头,我醒过来也不泻了,接着又喝了两副药,病就好了。”“第二天上午9点,我醒过来,发现那位老中医站在面前,他安慰我再也没有事了。”
反“六路围攻”之后,红四方面军又发起嘉陵江战役。这位老中医同情共产党,跟着红军西渡嘉陵江。天幸!这位活人无数的老中医,又救下两位将军。
图片
病员:陈锡联。时间:1935年4月。地点:四川北川县。
那是红四方面军刚渡过嘉陵江,陈锡联是红四军11师政委,坚守在绵阳西面的千佛山阵地,他回忆“我的身体出了毛病:先是上吐下泻,继而持续高烧。后来实在支持不住,躺倒了。”警卫员抬着陈锡联下山,路遇徐向前。徐向前摸了摸陈锡联额头,大吃一惊:“烧得这么厉害?赶紧到医院,找个老中医看看。”
陈锡联被抬到设在北川的红军医院,病情很严重“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别人都穿着单衣,或光着膀子,我却穿着棉衣,盖了好几床被子,还是觉得冷。头发一缕一缕地向下掉,正常人的头皮发青,我的头皮却是又红又肿,头发全掉光了,成了‘和尚头’。”警卫员“他看我一病不起,人都变了形,以为我不行了,经常一个人在那里偷偷地哭。”
老中医请来了,给陈锡联把脉,说:“你这个病可是很重哟。”陈锡联问是什么病,老中医说是伤寒。开了几副药,仍未见效。主要是陈锡联吃不下东西。老中医说:“不吃东西怎么行?”正好,师长陈再道(55年上将)关心搭档,送来十几只鸭子,老中医就让警卫员把鸭子杀了炖上,不让吃肉,只喝汤。“喝了十几天鸭汤,老中医再来把脉,感觉到陈锡联的脉搏跳得有力了,哈哈大笑,说:‘你有救了。’”
又过了十几天,陈锡联慢慢不打寒颤了,感觉背心发热,身上有点劲,可以下地走动了。在北川住了一个多月,陈锡联出院,返回部队。
图片
病员:洪学智。时间:1935年9月。地点:四川甘孜州黑水县。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分两路北进,洪学智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属右路军。1935年8月底,政治部在大部队后面行军,带着伤病员,“前头部队已经走过,山坡上可吃的野菜野果都找不到了。”只好退回到黑水、芦花一带。这时,洪学智发起了高烧,“打了几十针,但烧都降不下来,昏迷不醒,眼看危在旦夕。”
洪学智回忆说,是部队从六七十里外请来中医。这位中医70来岁了,几代祖传的医术,是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时,把他抬着一起行军的,转战几千里,老中医治好了不少病人。
老中医给洪学智把脉后,确诊为伤寒。大家说,洪主任吃了很多药,打了很多针,都不管用。老中医说,不用慌,我开一个方子,大家去找药,保证药到病除。于是部队派人到处找药。在一个小药店买到好几味药,但还缺六种,特别是缺主要的三四种。战友们漫山遍野去找,早上出去,下午带回来许多草药。老中医一看,说正是这几味,有治了。
晚上八点多,洪学智吃下了第一碗中药,到天亮时又吃了一次。高烧还没退,但病情没发展了。白天再喝一次,老中医高兴地说:有救了!慢慢地,洪学智的高烧开始退去,“原来我闭着眼睛,不省人事,现在能睁眼认人。晚上接着吃药,烧就完全退了。”
洪学智可以说是鬼门关边走了一遭。开头大家都以为他不行了,其中警卫排一名回族战士,与洪学智友情深厚,看洪学智病得这么厉害,很伤心,说洪主任都快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就一枪把自己打死了。洪学智清醒过来,听说这事儿,伤心地掉下眼泪:“他跟着我,一路上冒了多少险,吃了多少苦呀,千不该万不该这样呀!”
1935年时,军长王宏坤26岁、政委洪学智22岁、师长陈锡联20岁。如果不是这位老中医圣手仁心,这一下岂不折掉三员年轻将领!洪学智说,老中医来自鄂豫皖苏区;而据王宏坤说,老中医后来跟着部队一路过雪山到达甘孜,眼看要过草地,怕他年龄大有困难,安排他返回了川北。言下之意,老中医是川北人。
这位立下大功的医生,不知道后来如何,而他救治活下来的三位将军,后来屡立大功。
图片
两年之后,陈锡联将星闪耀!抗战爆发后,陈锡联任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团长,率领3000多人向山西抗日前线进发。他们到达山西代县,发现日军的飞机不断从头上掠过,一打听,果然,日军有个飞机场就在附近。部队士气高昂,纷纷请战。年仅22岁的陈锡联,已是身经百战,这时他没有冲动,而是好好体会刘伯承师长的话:“1个团几千人就交给你了,……既要积极地寻找机会打击敌人,每战又要加倍谨慎,一定要做到情况清楚,部署周到,动作突然干脆!”
陈锡联首先做好侦察、调查。他带着三个营长,在滹沱河边一座小山峰上眺望,“果然发现对岸阳明堡的东南方有一群灰白色的敌机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空地上,机体在阳光映照下,发出闪闪耀眼的光芒。”这时,发现一个人急急慌慌地逃过河来,他们把这人叫住。原来这是个当地农民,被日本人抓去机场做苦力,正好逃了出来。这一下,机场内的情况了解得清清楚楚。
10月19日夜,陈锡联把三个营部署开来,自己亲自在寒风中下水探路,渡过滹沱河。日军根本没想到这里会有抗日军队,机场只有200来人,周围警戒松弛。八路军由3营主攻,顺利突入机场,一边用火力压制住日军警卫部队,一边扑向飞机群,把几个手榴弹捆在一起,扔进机舱。顿时,阳明堡上空腾起烈火浓烟,仅用一小时,目标达成,部队顺利撤出。日军拼命反扑,营长赵崇德牺牲。整个战斗,共毙伤日军100多人,全部24架飞机被炸毁!
当时正面战场的国军,饱受日本飞机轰炸之苦,每天差不多有一个团的伤亡。第二天早上,战场没见到日机来轰炸,大家还感觉奇怪呢。当听说是八路军摧毁了日军飞机,官兵们不由得激动地振臂高呼:中华民族万岁!
解放战争中,陈锡联进军大西南,担任过重庆市首任市长。后来转任炮兵司令(毛泽东点将很奇妙哇——空军司令刘亚楼晕机、海军司令萧劲光晕船、炮兵司令陈锡联外号“小钢炮”)、沈阳军区司令员、八大司令员对调任北京军区司令员,1976年前后主持过军委日常工作。1955年实行军衔制时,陈锡联是55位上将之一。
再说说洪学智。洪学智两度获得上将军衔,全军独一无二,传为佳话。第一次是1955年,解放军实行军衔制,评定十大元帅、十位大将、55名上将(后追授2名)。1965年军衔制一度取消,1988年重新施行军衔制,洪学智再获上将授衔。
图片
洪学智的高光时刻,是在抗美援朝。朝鲜战场上,美军有绝对制空权,对志愿军的运输线进行“绞杀战”。怎样把吃的、打的、穿的运上战线,支撑部队作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作为彭德怀的副手,洪学智任后勤司令部司令员,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建立起了“打不断、炸不烂、冲不垮”的钢铁运输线,保障了物资的基本供应。到1951年底,志愿军物资充足、坑道严密,已经在三八线上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美韩军队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被迫坐到了谈判桌前。
洪学智被誉为“志愿军的萧何”,还有一项“隐形”的功绩:彭德怀性如烈火,大家对他比较畏惧,连梁兴初这样一流的战将,曾被骂得抬不起头。整个“志司”里,只有洪学智“以柔克刚”,能够“压”住彭德怀。比如彭德怀不注意防空,工兵连给他挖防空洞,被他骂停,任务完不成怎么办?找洪学智。洪学智就去给彭德怀讲,挖防空洞是自己下的命令,“是中央让管的,中央有命令呀!”彭德怀才不言语了。
彭德怀作风清廉到单调的地步,工作空隙喜欢拉洪学智下象棋。洪学智就开玩笑说:下棋可以,但先讲好,不要“拴绳子”。拴绳子的意思是落错了子又拿回去,棋子上就像拴了绳子一样。洪学智幽默地回忆到:“他(指彭德怀)的军事指挥艺术高明,棋艺却不大高明,下不赢就悔棋。”
对于后勤工作的重要性和洪学智的功劳,彭德怀不止一次说道:“抗美援朝胜利多亏两个麻子。一个是高麻子(高岗),一个是洪麻子(洪学智)。”彭德怀获得朝鲜颁发的一级国旗勋章后感叹:“……从前方讲应该给洪学智,我只是作为代表去接受这枚勋章。”
红军时代,王宏坤的职级一直比陈锡联、洪学智高,55年也被授予上将军衔。王上将的“开挂”人生,经历十分丰富,需开专篇详谈。
本文作者:马驽,“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很多人说中医没有用,那救活3个开国上将的这位老中医,算什么?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