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民间中医故事:家传医术能治疑难杂症,报考医师证却屡屡碰壁

发表时间: 2022-01-03 18:08:57

作者: 河北中医文化网

浏览:

引子:

写了一些民间中医的故事,看了一些民间中医的故事,当我“近距离”地和他们聊天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心痛”的情绪——痛他们的医术不能得到充分的施展;痛他们在报考医师证之路上遭遇的曲折坎坷;痛他们面临困境的前路茫茫;更痛这些能够治病救人又简便验廉的中医技术可能会失去传承……

那么,我,能够做什么呢?

也许我能够做的十分有限,但是在这样“近距离”聊天的过程中,我想,我有义务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哪怕因为种种原因,故事的主人公不能具名,我也要把他们记录下来。为可能的改变做出努力,为可能的改变继续“战斗”。

前些时日,有位民间中医给我们留言:“你好,无证民医,还有什么出路?”

我直觉,这句问话的背后有一个曲折的故事,于是,加了好友,开始了“面对面”的交谈。


1

家传医术“平气法”,治腰脱心梗疑难病

这位民间中医是70后,已近五十。医术属于家传,祖籍河北保定,后闯关东离开祖籍,到了辽宁沈阳。在他的家族世代都要学家传医术,但是能够悟通的总是得隔几辈才出一个。

他家的家传治病方法叫“平气法”,从天文到中医,最重视诊断。从小学习古天文历法,如天文地理十二节,十二中气,四时八节这一类的,这些是理论基础,是诊断基础。他说自己现在回想一下,两者的结合点应该是“道”。道者五运六气,德为四时阴阳。他感觉自己小时候所学的,属于和《黄帝内经》的五运六气可以衔接的。诊断悟通后,具体的治疗方式倒是其次了。用他的话说就是主要是诊断,治法万千。

不过他最主要用的方法是针推,还有食物调节,因为在他家,一直说厨房的东西吃对了,就是良药。他擅长治腰脱、心梗以及不易确诊的疑难重症。症状严重的腰脱,他几乎可以一次能治给愈。他下针与多数人不同,通与排病气,是他常用方法,一般情况下,他能将病气直接排出,不让它在里面,因为在里面时间久了会入脏,那时就很难治了。

这听起来似乎不好想象具体的场景会是什么样子的,不过也因为他是施术者,要排除病气还要躲病气,他自己没法拍。同时,还因为,他是无证中医,治病也是悄悄地治的。

他给我讲了几个治疗的病例。

一个是腰脱病人

。腰脱三十多年了,这位病人自述其表姐是知名中医,但是对于病人的腰脱治疗却无甚效果。病人自认为自己的腰椎已经钙化了,治疗之前,期望的治疗效果也不高:只要不那么疼就行。他只给治疗了一次,就让这位三十年腰脱患者扔掉了拐杖。

一个13岁男孩疑难病

。这个比较特殊,患者是郑州的,从小得了一种奇怪的病,腿上像是布满黑色的湿疹,从一岁就开始求医,郑州的大医院几乎都走遍了,一直确诊不了,说什么的都有,比如皮肤病等等,但药吃了后,总是不好。

他无意知道了,可怜这个孩子,因为如果这样下去,孩子恐怕只能活到二十几岁。于是就远程诊断,指导治疗。他说这孩子病根在肾,属于胎带的病,但可以治愈。他告诉可操作的方法,让孩子母亲找医生按他说的方法治,但是可以想象,找的医生不会完全去配合的。治疗一段时间后,其母亲说孩子好多了,看着那些黑色的东西褪下去很多,皮肤也长汗毛了。不过他说,因为是远程,非他亲自操作,他很不满意当前的治疗效果。

还有肺心病、宫颈癌、心脏病等,碰上了他都给治过。

2

报考医师证之路曲折难行

《中医药法》以及《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实施后,他也为报考确有专长医师资格证做了很多努力,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仍然连报名这一门槛都没能踏过去——到现在才开了一个证明(医师推荐证明)。

他先是到某医院找一位中医主任医师开具证明,那位主任一开始对他的医术很感兴趣,于是在针推部门找了一位腰脱的病人当场演示。他当时跟主任说,找个最严重的腰脱,比如不敢弯腰的。找来的那位患者自述疼痛难忍,腰脱极其严重。他诊断后说患者不是很严重,然后找出患者的病根(万人万象原则,没有绝对一样的),接着说出年头不是很久,再接着用针推办法,并告知主任和患者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感觉。结果是他给患者操作完这一处,让患者下床活动,患者说感觉轻松多了。到这,治疗被主任叫停,急急地把他叫到办公室,却对他说:明白他的方法了,民间确实有(这大概是把他的医术看成巫术了),但是这类办法他们无法给开具证明。

他还去了很多中医馆,吃了很多闭门羹,用他的话说是,自己那张老脸都有点挂不住了。这其中,曾有一个中医馆答应给开证明,条件是免费给治疗一些病人以作观察。后来,这里工作人员家里所有有病症的都找他诊治去了。其中最重的一位患者情况是心脏搭桥半年后迷糊,一下地就迷糊。西医大医院建议脑搭桥,他给治了一次后就腿脚轻松,也能浇花了。之后又找他治了两次。

但是,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们却一直不给开证明,他一问,就各种推脱。此外,他给这些人治的过程中,这家中医馆的人一直围着看,应该是想“偷师学艺”,后期,他说治法万千,但是诊断得懂天文,他们就彻底失望了,最后谈崩了。

他很是无奈地告诉我,他现在想一点点学英语,等他的孩子大学毕业,如果还不行,他就考虑去美国领事馆申请绿卡,他打听过,去美国考证最起码能报上名,而且加州还是中文考试。

聊到这里,那种“心痛”的感觉又来了,虽然我并没有亲见他用家传医术给人治病的过程,但是从交谈中,我相信他所说是真实的。他小时候是被要求必须学,要不就挨揍,于是产生逆反心理,上学时没上医学院校。后来工作后无意给同事治好病才体会到自家医术挺好。他家的祖训就是“别骗人,能治就给治”。

这几年,在“转正”的路上,他碰了一鼻子灰,他走的是完全符合《中医药法》及《暂行办法》的路,敢去医院、正规中医馆接受临床考验,但是却没有走通,连考试的第一道门都没摸到。这也让我想起今年两会上,张伯礼院士曾说过:“尤其是在中医药法贯彻执行过程中,各地区发展并不平衡,有些地方部门理解也出现了偏差,在对待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左右摇摆尤为突出。”

民间中医有很多宝藏,也有很多外国人明学暗偷,但是我们的民间中医又有很多像本文的主人公这样,空有一身医术,却还在被排斥难以被合法化。

真心希望这样的局面早点得到改善,对民间中医友善的《中医药法》能够得到真正有效地落实。


民间中医故事:家传医术能治疑难杂症,报考医师证却屡屡碰壁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联系我们

ADD: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办公室

TEL:13911934953 15610967759

email:964665059@qq.com

 

图片展示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冀ICP备12008640号-2